“伤口论”能否定毛泽东时代上山下乡的方向吗?

2019-04-06 08:59:00  阅读 813 次 评论 1 条

网上间隔一段时间,就会反复出现这样一种论调,"知青啊,不要捂着伤口唱赞歌"。细看内容没有什么新鲜的,只是一些老调重弹,把过去写的“产物论”与“苦难论”的老文章再重发一次。这些人在理论上讲不出新道道,怎么办?只能在标题上下些功夫,于是“反思”啦、“伤口”呀等等一些名词就出炉了,借此来引起别人关注,提高其点击率。

  总结在知青问题上不同看法,我们与这些人的分歧到底在哪里?归纳一下,我觉得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:

  

  

一、颠倒前后关系,利用“文革”否定上山下乡方向,是一些人否定上山下乡的一大理论支柱

  说它没有新道道,首先其理论根据还是“产物论”,把上山下乡说成是“文革”的产物。这些人根本分不清“文革”与上山下乡之间的区别,把这二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两件事,混为一谈。

1、在1966年前就有的上山下乡,这该怎么解释?

建国以后的上山下乡运动并不是始于1966,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了,文革爆发前夕,上山下乡始终没有停止过,特别是1964、65年,全国上山下乡的人数越来越多。

2、否定文革,那么也是不是说,在“文革”中存有的事都在否定之列?我们的氢弹也是在“文革”中产生的,要不要否定?如是否定了一切,这在理论与实践上都是说不通的。在这里最关键的依然是,不能忘了毛泽东同志在《矛盾论》中说的: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这个“马克思主义最本质的东西,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”。

我们的学生时代,受的是毛泽东思想的教育,学的是英雄人物的榜样,如果这有问题,那就不是说上山下乡的对错了,而是在说毛泽东思想错了,说我们这个社会主义社会制度错了。如“否定”到这种程度,那么他们对上山下乡肯定不能做出公正的评价。


  

二、不分事物性质,利用“苦难”否定上山下乡的方向,是一些人否定上山下乡的又一理论支柱

  还有就是说一大堆苦难,他们之所以否定上山下乡,认为让知青上山下乡,就是给知青带来了一种“苦难”,此文只不过是把苦难换成了“伤口”。什么叫伤口?

笔者在《用苦难能否定上山下乡的方向吗》一文中已经写得很清楚了:“苦难从本质上可以分为二种,反动势力的苦难与我们的苦难,反动势力的苦难是不能克服的,毫无疑问,那是要坚决反对的,如我们过去常常搞的忆苦思甜,其实质就是对这种对苦难的控诉。而我们的苦难是能够克服的,是不能随便反对的,如红军长征中遇到的那种苦难,那是人类在追求和平进步事业的奋斗中所产生的苦难,就不能反对。从表面上看,二种苦难好像没多大区别,都是吃苦受累,或死人。”“它们的不同,说穿了其实也很简单,区别就在于事物本身的性质不同,一个是非正义事业产生的苦难,一个是坚持正义事业所带来的苦难。由于性质不同,我们的态度就不同。就如战争,没人会说战争好,因为它不但要打乱社会的正常生活,而且很残酷,要死很多人,苦就不用说了。可以说战争就是人类最大的苦难。但我们为何只反对非正义战争,不反对正义战争呢?其原因就是因为一个是正义的,一个是非正义的。”

对此毛泽东同志说得很清楚,“历史上的战争,只有正义的和非正义的两类。我们是拥护正义战争反对非正义战争的。一切反革命战争都是非正义的,一切革命战争都是正义的。”如果有人连这点都说不清楚,还来谈什么理论?那只能是误导人,骗骗一些无知的没有头脑的人。

  另外也需要说清一个问题,上山下乡有苦难,别的地方就没有苦难了吗?可以这么说,人类社会说到底就是一部不断战胜苦难、留有伤口的发展史。在革命战争年代,中国人民为了自身的解放与国家的繁荣昌盛,进行了前仆后继的斗争,其中有多少人流血牺牲了,留下了伤口。尤其在为共产主义这个伟大目标奋斗的时候,更会留下伤口,因为革命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的,不是请客吃饭,不是做文章,而是要付出汗与血的代价。

知青上山下乡,是党的一项长期政策,走的是一条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,其正当性是不容怀疑的;知青响应党的号召,到祖国最艰苦、最需要的地方去,其精神是不容否定的;知青上山下乡也是一种到基层去、到农村去经风雨、见世面,走的是培养革命接班人的道路,其方向性是不能歪曲的;知青在农村这个广阔的天地里,经受了苦难,也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,其成绩应该肯定;在今天还有大学生与一些退休老同志主动到农村去,支农支教,是一种延续,其时代意义不能低估。

  

  

三、回避精神实质,不讲奋斗是分岐的焦点,是一些人否定知青精神的惯用手法

  在上山下乡的大潮中确有许多人是无奈地去了农村,但其中也有不少人响应党的号召,自愿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,这一历史事实是抹杀不了的。就是在不愿去的人当中,有许多人到了农村,也是积极肯干,为农村的建设出汗流血,有的甚至献出了生命,这也是抹杀不了的历史事实。

在今天仍有一些老知青回到原来下乡的农村,帮助农民改变旧面貌,走脱贫致富的路,这同样也是抹杀不了的历史事实。这一切难道不是精神是什么?对一种精神的认定,不是单纯看人数多少,最主要是看这种精神是否能代表社会发展的方向,是否能推动社会前进。

要奋斗就会有牺牲,这是一个普遍的常识问题,因此“不要捂着伤口唱赞歌”,你不能只对知青讲,而是要对所有奋斗在各行各业的人讲,说你们因为有过伤口,就不能唱赞歌,你觉得大家会同意吗?

  一位国家领导人在十五六岁来到延安梁家河大队,与村民同吃同住,他住窑洞、睡土炕、修公路、建沼气、打坝挑粪、忍耐跳蚤叮咬等,也经历了种种苦难,在黄土地的日子里,他也有过迷惘、彷徨,我不知有些人怎么看这些事?这算不算是一种伤口?他曾激动地说:“我是在延安入的党,是延安养育了我,培养了我,陕西是根,延安是魂,就像贺敬之那首《回延安》的诗里所描绘的:我曾经几回回梦里回延安。我期盼着在一个合适的时候,能去陕西再去看看延安,向老区人民学习,向陕西的各级干部学习”。

“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日月换新天”,因此为正义事业留有伤口的人,应该是最有资格唱赞歌的人,我们应该为他鼓掌才对,有什么可指责的?现在知青中有人对自己走过的路说“青春无悔”,这是很正常的,我们应该尊敬那些说“青春无悔”的人,因为他们肯定奋斗过。有些人抽掉精神的实质,不谈爱国奉献,不讲雷锋精神,也不相信社会上有这样的人,简单地把精神看成是一种具体的行为,认为你要讲知青精神,就要在农村呆下去,离开了农村就不能讲精神了,这种形而上学的观点,不看事物的发展变化,把精神庸俗化,是一种幼稚可笑的行为。

 

  

四、思路不正是理不清问题的原因,抓不住要领,东拉西扯是这些人说理的特点

  有些人把自己的一生不如意都怪罪于上山下乡,觉得上山下乡影响了他个人的发展,尤其是让他们失去上大学深造的机会。这话初听起来好像有些道理,实际上是一种思路不正的表现。

1966年,大学就停招了,而我们工作分配是从1968年开始的,因此你去不去农村都是不能考大学的,因此有些人把帐算到上山下乡头上,是没有道理的,出发点就错了,后面的论调还有成立的理由吗?

另外能不能上大学,也不是想上就能上的事。因为能不能上大学,不但要有机会,也要讲能力。那时的年代,能考上大学的人比起现在来,更是少之又少,你得先衡量一下你当时在班里学习成绩是排在第几位?一般来讲,只有成绩好的,排在前面的个别人才有可能考上大学。从总体上说,排在前面的总是少数人,因此大部份人就是给你机会也不一定能考上的,只能直接参加工作。如不能上大学,你现在的情况又能改变多少?从现在否定上山下乡人的言论来分析,有些人看问题逻辑思维混乱,说不出什么道理,可见这些人当年的学习成绩不会很好。事实也说明,当年留城的人,后来真正去考大学的人并不多。如果当年让其留城,有些人的结局与这些人也差不了多少,现在有人跟在后面,只不过是找个借口发发牢骚而已。就这个例子已可见,这些人的思路有多乱,有些人就是利用这种乱,觉得自己说得一套很有市场。



  对知青问题的不同看法,说到底,就是一个如何看待历史,如何看待我们的党的问题。有些人不是从国家的利益出发,而是思路不正,站在个人利益的立场上,这样看问题难免会有些偏差,但也不能排斥其中个别别有用心的人,故意扩大事实,混淆是非,来扰乱大家的视线。有些人表面上好像是在说知青问题,但实质上是有些人对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不满,对我们的党不满,因此这些人常会借题发挥,东拉西扯,找机会把心中所有的不满统统发泻出来。

  别看这些人嘴硬,面对社会上各种各样不息的知青活动,心中会有一种莫明的恐惧与失落,这些人心里也清楚,他们说的这一些理论是经不起质疑的,因此常常会暴露出底气不足,说三道四,发些议论。他们不明白,搞知青活动,不但需要组织者,更要有参与者,因此有些人看上去是在说组织者,还不如说是在说广大的知青参与者。殊不知,这一说,不是把自己推到广大普通知青的对立面吗?

  从失落到反思,从苦难到伤口,一路走来,我不得不说:可以休也,"知青啊,不要捂着伤口唱赞歌"!

  

  ↑2019知青春晚,看得热血沸腾


本文地址:http://tangboke.mazongshan.com.cn/post/2236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汤博客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评论列表

  1. 访客
    访客  @回复

    最可恨的是被革命时期镇压的历史反革命分子的后代、贪官污吏及帝国的代理人、对毛泽东思想恨之入骨,抹杀毛主席丰功伟绩、恶意侮辱、诽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,而致今仍然逍遥法外。